|繁體中文 心愿墙

中国教育品牌网——中国教育品牌研究所门户网站“为中国教育公平跳远,为中国教育公益跳高”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李炳亭对话传喜法师

2015-7-31 17:02|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538| 评论: 0

摘要: 面对重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当下,教育应如何作为?如何将“立德树人”落到实处? 究竟如何培养实现中国梦想和民族复兴的人才? 有人说他是“文化学者”、“教育家”、“彩虹法师”,还有人说凡是他出现的地方就“ ...

面对重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当下,教育应如何作为?如何将“立德树人”落到实处? 究竟如何培养实现中国梦想和民族复兴的人才? 有人说他是“文化学者”、“教育家”、“彩虹法师”,还有人说凡是他出现的地方就“彩虹当空”。 传喜法师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为什么大家对他有这些称谓?为什么他又自称为“非主流的非主流”?他住持的浙江宁波慧日禅寺为什么能获评“最具教育影响力的中华寺院”?  日前,当代著名教育记者李炳亭带着诸多疑问而来,且让我们跟随他,一起走进慧日禅寺,走近传喜法师,共享这场思想的盛筵————  在东方文明里庄严人生 “文化学者”“教育家”“彩虹法师”, 您更喜欢哪个称谓? 李炳亭:您是名人,我不知该怎么介绍您更合适,网上至少有三种说法:称您是文化学者、教育家和彩虹法师,您更喜欢哪个称谓? 传喜法师:这都是大家给予的厚爱,作为我来说是很惭愧的,每一个称谓我都不敢当,都是对我的鼓励,我会把它变成动力去努力。 李炳亭:我看到您有很多粉丝,写了很多文章称赞您,您能把儒释道三教贯通起来,因此称您为“文化学者”。 传喜法师:我在学习,然后跟大家一起分享这个学习的快乐。 李炳亭:大家评价说,您在冲出围墙做教育,您的法不仅在国内,而且在世界各地都产生了很大影响,所以说您是“教育家”。 传喜法师:阿弥陀佛! 对文化来说,一旦产生就没有界限。佛教的智慧,或是我们祖先传承的文化,其实在分享的时候是没有界限的,特别现在有发达的交通、便利的媒体,现在交往和信息交流非常方便。   李炳亭:大家称您“彩虹法师”,您弘法的时候常有彩虹相伴,这是一种自然现象还是其他,您怎么解释呢? 传喜法师:多年以来,彩虹现象,是频频出现。从我们的知识范围来说,它应该属于自然现象,但跟我们弘法的场景融合在一起的时候,易于让人产生联想,这种瑞象跟活动之间的关系,我们很难去理解是必然的还是偶然的,我往往把它称为“巧合”吧。 十几年来,这种情况出现的频率很高,像这次刚结束的山东行程里,13天里出了8天彩虹,很多人由此也对我们祖先的文化升起了一种信心。 这种天象,古书有载,现在重现于我们文化氛围的背景中,还是易于让人联想的,引发了我们对祖先文化思考的一种力度,这种衬托会促进我们更加认真地去思考。   李炳亭:就是说,这不仅仅是一种自然景观,也有可能是一种人文景观,甚至是一种精神的呈现,可以这样讲吗? 传喜法师:应该说,文化有文化的力量,我们每次在学习传统文化的时候,会有这种天象的话,这本身就很易于让人联想。今天我们也不知其所以然,也不敢下结论,反而对大家学佛、学习传统文化升起信心是很有帮助的。很多人在看到这种天象的时候,幸福指数、欢喜心肯定是上升的。   李炳亭:熟悉慧日寺的朋友讲,在慧日寺看到彩虹的概率很高,慧日寺也叫“彩虹寺”,以后想看彩虹就来慧日寺。 传喜法师:这也是一种。任何一种好的现象,我们不敢有贪求之心,别人这样子说的时候,其实我内心里也有种想法,别人都说是“彩虹法师”,可哪天彩虹不出了,那我岂不破产了吗?所以我也不敢去祈求这些,有或没有,非我所想。对我而言,只是偶然巧合而已。 阿弥陀佛!    我的哭点很低 李炳亭:您知道您的粉丝最喜欢您哪一点吗?您猜猜看。 传喜法师:我自己很难想像他们喜欢哪一点,有时候我觉得我自己身上有一股倔劲吧,这有可能是成功的地方,也有可能是失败的地方。 李炳亭:在慧日寺待了几天,我发现您的很多弟子看到您,都会感动得泪流满面,是什么在打动着他们? 传喜法师:生命,其实是有深度的。长久以来,无论我们学习知识,还是社会文化以及生活中的这些话题等,真正能够触及到我们生命深处的东西太少,虽然每个人活着,但在生命深处有时却处于一种压抑的状态。当讲到信仰、讲到佛教时,这时恰好能够打开这扇心灵之门,一旦触及到心灵深处,泪水就会潸然而下,那是情不自禁的。 有时,泪水也是一种语言吧,也会喜极而泣。   李炳亭:这次慧日寺之行,有幸赶上了您主持的一场法会,在现场看到很多人都在哭,听您的弟子们讲:师父在开法会的时候也会哭,是什么东西让您哭的呢? 传喜法师:从佛教的角度,这个世间不仅有人,还有畜生、鬼道,甚至也会想到我们的父母、生生世世的父母。佛教的人生观是广义的,有六道的观念。在六道轮回中,如果你看到这些众生跟你的实质性关系,就是你的父母的话,或说,如果我知道我的父母在做牛做马,在地狱里受苦,那比在医院里开膛破肚还要痛苦时,又怎忍心我们的恩人在受苦而自己却袖手旁观呢? 再来,一个人学佛之后心灵会越来越敏感,这个生命跟自然、跟人的关系会更融洽,更容易体验到别人的感受,也更容易被自然景观、被人的情感所触动。 这种生命的敏感提升了生命质量,但不一定带来更多快乐,至少是一个人在提升了生命质量后,能够感同身受、换位思考,将心比心,所以,学佛更容易体验孔老夫子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更能体会到“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这种生命与生命之间的关系。   在法会或讲法的过程中,“那些流泪”都是自然而然的流露。因为佛的经典都有讲到我们生命之间最美好的那种关系,甚至怎样用佛法的智慧和力量去报答父母,报答天下的有恩者,报答他们的恩德,这时最容易触碰到心灵的最柔软最敏感最悲悯之处,也最容易产生悲悯苍生的情怀。 李炳亭:看过您视频或参加过法会的信众,有的说:这个法师“笑起来迷人,哭起来动心”,您知道自己爱哭、爱流泪吗? 传喜法师:是。有时候我也想忍住,不流泪,但有时情不自禁。我就跟大家解嘲说:我这个人哭点很低。 中国的传统文化说“人天相应”“人天合一”,这既是儒家的主张,其实道家也遵循。佛教对于“天”的含义有更深的内涵,总的方向是“人往高处走”。东方人的文化叫“文以载道”,这个“文”透出的是“人往高处走”的规则,是在几十年的人生里,培养我们怎样从低级、受约束、狭隘困惑的生命状态,走向高级智慧的生命;这种高级智慧是慈悲豁达、天下大同,甚至超越生死的。这种文化应该是我们中华传统文化的真正内涵。 ——传喜法师  李炳亭对话传喜法师之二 解读传统文化      李炳亭:这么多年来,您的使命感到底来自于哪里? 传喜法师:最初是从自己对生命的这种不放弃,想找到一个充实的生命,想找到立于天地之间的这种存在感、这种生命的价值,对我来说这是不懈的追求。 当从传统文化里获得了生命的滋养,能够六神有主,可以安身立命,自我回归了;一个人当生命充实了就会“大”,大而有“光”,生命就有“质感”,当生命有质感时自然就会关心大家的生命质量。 从自己家里开始,我的父母兄弟、亲戚朋友,然后到社会上的有缘者,慢慢帮助大家一起把心灵的沙漠绿化,绿茵满地。 其实我们个人的痛苦是具有代表性的,精神食粮不同于吃饭,平时吃饭酸甜苦辣,众口难调,但精神需求往往具有相同性。 所以,我觉得是我们祖先的文化滋养了我,就像我生过这个病,知道这个病的痛苦,好不容易找到了能治这个病的灵丹妙药,就特别想能跟大家分享,使大家都能病愈。反过来说,我的病治好了,如果我不把这个药推荐给病人的话,我的良心会受到谴责,就是自己得到了利益,也不忍心别人再在这个上面遭受痛苦。     中华传统文化的内涵 李炳亭:既然您是“文化学者”,我想请教的是:弘扬传统文化,您怎么理解“传统文化的内涵”? 传喜法师:我们中国的传统文化说“人天相应”“人天合一”,这既是儒家的主张,其实道家也遵循。佛教对于“天”的含义有更深的内涵,总的方向是“人往高处走”。东方人的文化叫“文以载道”,这个“文”透出的是“人往高处走”的规则,是在几十年的人生里,培养我们怎样从低级、受约束、狭隘困惑的生命状态,走向高级智慧的生命;这种高级智慧是慈悲豁达、天下大同,甚至超越生死的。这种文化应该是我们中华传统文化的真正内涵。   李炳亭:“儒道释”,这三教如此排列,有没有高下之分? 传喜法师:根据顺序,“儒”是根本,是做人之本,本坚固了就会枝繁叶茂、荫庇天下,所以根是很重要的。“道”,能超越人的狭隘,承认人可以修仙成道、飞身羽化,还能有更高的生命目标。 “解脱六道”是佛教的特色。佛教虽然承认有每一层天,但佛教还主张从“六道”中超越出来,为究竟的生命,同时又承认“应当好好做人,做一个善良的人”。而且道教所讲的“人应当还要往上提升”,还要有更高的生命目标,佛教里也都认可。所以,“三教”是既有次第又相互融洽地组合在一起的。  李炳亭:从文化的角度讲,“三教”有没有共同的基因,能不能简要地描述或者表述一下? 传喜法师:应该说,“三教”都属于圣贤文化,都是圣贤爱民所流露出来的智慧。“三教”的安立是来培养我们每一个平凡的人,通过文化的熏陶、教育而转凡成圣,都主张“向上走”,这是他们的共同点。“三教”里,没有一点是对众生不好的、往下堕落的。你是从个人修身齐家平天下、修你的精气神开始,还是从你的佛性来开发,角度各有不同。 在方法上,佛教讲得更细致,就是说“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境界之外还有更高的境界”,所以文化依然有其自身存在的必要性。     圣贤教育的恩德是 对生命的终极关怀 李炳亭:再从“教育家”的角度,从佛家的角度,看“教育”究竟是什么? 传喜法师:“教育”就是把一个不知道自己未来的普通人,或是一个盲目生活在天地间的人,让他知道自己可以不做凡夫,可以告别生死烦恼。父母对孩子的爱,有衣食住行就放心了,而圣人对大众的爱,是告诉大众天地宇宙间的真理、真相。教育的伟大有时会超过父母对孩子的爱,因为父母的爱有时还是短浅的,圣贤对众生的爱,是给众生生命终极的目标。所以,圣贤教育有给众生终极关怀这样的恩德。   李炳亭:对大众来讲,这种教育也要这样去追求吗? 传喜法师:大众教育要符合圣贤教育的根本价值观。现在党中央把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作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大众教育也要遵循这个核心价值观,不能与此相违背。   老祖先留给我们的都是智慧的精华 李炳亭:具体来说,从佛教的教育,再往外迁移一下,到学校这个层面,面对“儒释道”,孩子先从哪个入门更好? 传喜法师:作为小孩子受教育,应当先让他认识,而不是入门,就像货物的一个说明书一样,先让他看说明书,了解什么是儒、道、佛?这是老祖先留给他的文化财富,他有这个知情权。   李炳亭:但对孩子来讲,暂时不具备这种选择能力。 传喜法师:对。就像小时候大人让我们读《唐诗三百首》一样,你读下去了,即使不懂,因为它是文化正能量,正能量自身的这种氛围、这个种子会种下去。所以,儒释道—— 作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核心,对我们子孙的这种滋养,这种正能量的呵护,是潜移默化的。让孩子去学习去了解,都是正面的,不可能产生负面。   李炳亭:多年来,关于传统文化一直存有争议,甚至在建国后逐渐达成了共识,即对传统文化要“剔除糟粕,吸取精华”,您怎么评述这个观点? 传喜法师:古人的求学精神,应该说比我们现在要严谨。老实说,《四书五经》,我的眼睛真看不出哪里是糟粕。老子《道德经》五千言,这“五千言”里哪个是糟粕?这都是智慧的精华!只有我们不懂的份儿,仰视还来不及呢,哪有资格去俯视!   《四书五经》是这样,佛陀的经典更是如此。爱因斯坦曾说:能够随着科学发展而发展的只有佛教,当今科学的发展会逐步证明佛教是正确的。   这里面不存在糟粕的问题,最多是我们的不理解,认识上存在盲点。你不认识不了解,不代表“它”是不对的,反而是我们自己没有那个人生高度,能够去看,等我们慢慢、慢慢成长,会越来越理解古人的智慧。 2014年11月,教育部发布的红头文件,通知各教委让青少年读经典,上半年还说儒家经典,下半年就直接说经典了,这是非常明智的。对于中华文化,暂时不用去说什么,只要先学起来、读起来,这是迈出的第一步。     传统文化是知识方法,更是一种高度的智慧 还是祖先对我们爱的流露 李炳亭:您是如何一步步走过来,才有了今天这样对文化的认识? 传喜法师:首先,中华文化是从低处往高处走,是一个转凡成圣的安心之法,它需要我们用心灵,甚至需要我们用整个身心和这个方法相结合并一起去实践的学问。我有幸把我的生命接受传统文化的理论指导,去深入实践后,反过来证明了祖先没有欺骗我,句句箴言。尤其在实践的过程中,它就变成了生命的正能量,变成了我们生命的一部分。   李炳亭:传统文化是一种知识吗? 传喜法师:在理论的层面,它是知识;在实践的时候,它是一种方法;当我们实践了之后,再去证明的时候,它更是一个高度的智慧,还是祖先对我们的爱,是爱的流露。    李炳亭:今天的学校教育,是放大知识,让孩子去背、去记忆,您觉得这种方法对吗?您当年在学法的时候,也这样很辛苦地背诵吗? 传喜法师:作为小孩子学习的时候,这是一个学习的过程吧,但不是目的。 我当时学的时候,没有背,我是捧着书看,当看到“这一句话”不懂,要去“理解”它,理解了要“消化”它,消化了还要“沉浸”在里面,还要“享受”它。所以,“这一句话”就让我的生命“体验”了很久。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社区首页| 家园首页| 群组首页|Archiver|中国教育品牌网 ( 工信部ICP备13062612号|人工智能  
主办:中国教育品牌研究所 24H热线:18611818881
北京:北京市朝阳区常惠路6号北辰福第V中心B座11层
华东:上海市普陀区中山北路3000号长城大厦3708号
华南:广东省河源市中山大道旺源路67号北大附校内
国际教育中心:香港九龙观塘成业街7号宁晋中心
常年法律顾问:黄春

GMT+8, 2020-9-29 01:32 , Processed in 0.117456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Templates 艺林文化 © 2001-2011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