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中文 心愿墙

中国教育品牌网——中国教育品牌研究所门户网站“为中国教育公平跳远,为中国教育公益跳高”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深圳百万学籍垄断管理 学生信息错漏百出

2013-7-12 10:12|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622| 评论: 0|原作者: admin

摘要: 南软深圳分公司制作的毕业证,连姓名和性别也出错了。 涵盖深圳百余万中小学生个人信息,影响着他们中高考、读大学、出国的电子学籍管理系统,出现混乱情况。深圳多所学校抱怨,在校学生学籍张冠李戴,张某变成朱某 ...
89090437.jpg
南软深圳分公司制作的毕业证,连姓名和性别也出错了。

涵盖深圳百余万中小学生个人信息,影响着他们中高考、读大学、出国的电子学籍管理系统,出现混乱情况。深圳多所学校抱怨,在校学生学籍张冠李戴,张某变成朱某、男生变女生、40个人的班级出现41个人信息,甚至有的学生学籍莫名其妙被删除……

据调查,2005年,一间新成立的软件公司受深圳市教育局委托,成为10 0多万中小学生的学籍信息管理系统的管理维护方,系统涵盖学位申请、在校生档案等,这间公司掌握着全市所有中小学生的详细家庭信息。多间学校管理层透露,该公司以3元/人的价格进校采集学生照片,据估算,仅此业务年营业额就有数百万元。

连日来,多名家长和学校向南都投诉,该公司在学生学籍信息导入中张冠李戴,管理混乱,质疑是垄断经营所致。

混乱的学籍信息

莫名多了个“在校生”

罗湖外国语学校初中部多出了一名“在校生”。事实上,这个学生并不属于任何一个班级中,而是出现在一个名叫“深圳市学生信息管理综合平台系统”的网络平台中。

这个信息管理的平台,不仅凭空给罗外生造了一个“学生”,还玩出了更多花样。罗外一名老师抱怨说,该校一名学生在该网站导入姓名、身份证号登录时,竟然显示是另外一个学生的信息;一名已转校大半年的学生,系统竟然将她转回了原校;在最近一次核对学生数据时,老师又发现10几个学生信息不对。

这套系统源自深圳2005年启动的一项学籍电子化改革,系统涵盖了学位管理、入学申请、学籍变动、照片管理、在校生档案等多项管理功能。据南都调查,这套掌握了深圳所有中小学生及家庭核心信息的系统,一直由南方教育软件基地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以下简称“南软深圳分公司”)一家在管理与维护,所有权限他们都有。

南都记者了解到,自深圳中小学实行入学申请网上报名之后,新生入学时,家长在网上申请,经教育部门验证合格以后,由教育部门把招生系统信息导入学籍管理系统。而学籍管理整个系统则由南软深圳分公司管理和维护。

“信息导入之前,教育局是经过验证把关的,为何后来管理中就出现学生信息被张冠李戴,显然是后期管理混乱所致。”罗湖某中学负责学生学籍管理的老师反映,这次在核对学生信息时,她发现有两个学生在网上申请了学位,可是却找不到相关信息。

一个班级集体“在线失踪”

桂园中学也遇到类似问题,曾出现两个班级学生信息大面积错位,甲变成了乙,乙变成了丙,还有一个班级干脆集体“在线失踪”。

在罗湖区学籍管理员对接的Q Q交流群里,老师们提出的问题更是各种各样。比如学校的账号登录不了学籍系统,有些信息正确录入后却出现错误,未经老师审核过的信息却显示已经审核。

罗租小学的张老师称,他们学校出现很多出生日期错误的情况,“出生日期出错的学生有50多个,出生日期都是和身份证同步的,真不知道什么地方出了错”。而他们又不能自己修改,要统一做成表格发到区教育局相关科室,然后再由他们跟南软深圳分公司对接修改。

和平中英文实验学校的错误更是离谱,姓名、性别、户口所在地、身份证号码等很多信息错乱。

某区教育局相关科室的一名工作人员也证实,每年都有学校向他们反映,学生学籍信息被张冠李戴、被丢失等。“之所以出现管理混乱,我认为还是该系统承载的信息量太大,你想想,就这么一家公司要负责全市100多万学生的信息,加上公司的人员流动,问题肯定是有的。”

40多本毕业证信息出错

深圳某中学教务处负责人刘女士介绍,南软深圳分公司除了负责全市中小学学生学籍信息管理外,还负责学生毕业证书的制作。“你看看,我这儿一沓子学生毕业证因为他们把信息弄错,全废掉了!”

南都记者逐本翻看毕业证发现,大多数信息被张冠李戴,比如骆某变成龙某、男的变成女的、照片与姓名不相符的,还有的证书上连照片都没有。南都记者数了数,问题毕业证一共有40多本,“他们运过来的时候,很多照片都已经发霉了,这样我们怎么向学生及家长交代?我们只好让他们全部返工重做。”刘女士直言,该公司暴露出的诸多管理混乱可能与没有引入竞争对手,长期独家经营有关。

垄断的信息管理

学生照片采集服务被垄断

据南都记者获得的一份市教育局文件显示,今年6月底,深圳市教育局将《深圳市学籍管理系统与全国中小学学籍信息管理系统对接工作方案》印发给了各区教育局等,全市各中小学要在7月底前完成数据采集,包括学生信息、学生照片等。而本周末深圳中小学便开始放暑假,故留给各学校的时间紧迫。

问题恰恰就在此刻集中暴露。

7月3日,宝安区教育局在宝安中学初中部为各校负责学籍对接工作的老师们进行了培训。按市教育局文件要求,学生照片采集工作是在7月底前完成,但负责培训的区教育局工作人员告诉老师们,照片要在9月底拍,而且不需要让学生自己去拍,会有专人在9月底到学校为学生统一拍照。

当天,南软深圳分公司的管理层也出现在培训现场,南都记者在现场暗访时询问是否可以让学生自己去拍照,该公司副总甄某文称最好不要,因为可能格式不过关。

事后,南都记者拿着市局文件中规定的学籍照片规格要求,向多家照相馆打听可否拍出这样的照片,他们均表示“很简单,并不需要任何技术含量”,如果只要电子版,收费10元,立等可取。

深圳这次需要完成100多万学生的信息采集,按照该公司拍照收费为3元/人。据南都调查,该价格虽然比市面照相馆10元/人的价格为低。但由于是大批量拍摄,光这一单的账面交易额可达数百万元,这其中的利润额有多高,由于涉及系统维护管理等一系列费用,无法估算。

但按照学籍信息管理的相关要求,每个学校每年至少采集学生照片两次———新生入校和老生毕业。福田一中学教务处老师认为,无论哪个行业,出现这种问题肯定不正常的,你能说这跟垄断经营没有关系?只有引入竞争,才能提高学籍服务管理水平。“就拿上传照片来说,公安部门都能把身份证、护照签证照片的上传权限向照相馆开放,为什么该公司就不能向学校开放相关权限呢?到底这背后藏着什么猫腻?”

学校自拍三次难通过

事实上,深圳有学校试过自己拍摄,但证实此路不通。上周,深圳某中学出于节省开支和方便学生的考虑,决定自行组织学生拍照,操刀的是本校电教老师。一名老师说,因为学校有现成的资源,平时也是学校自己给学生拍登记照,此举既方便又为学生省钱。

但是,“系统”却不答应,该校按照市教育局发的《全国中小学学籍信息管理系统照片采集要求》进行拍照,但连拍3次均未被南软深圳分公司通过,对方给出的理由是学校没有上传照片权限,要想把照片导入《深圳市学生信息管理系统》,必须通过这家公司。

“他们一会儿说人神态不自然,一会儿说像素不清晰,反正就是找各种理由刁难你,最后我们只好找他们来拍。”该校教务处负责人刘女士说,为这事一些家长不理解还怪罪学校,问为什么不能自己照。据了解,该公司拍照收费为每个学生3元,该校共有1800多名学生,拍照费花了5000多元,这笔钱由学校办公经费支出。

事实上,根据广东省教育厅下发的文件精神,所有入校新生和毕业生均需要采集照片,但未提及一定要指定系统管理方执行拍摄,但由于只有南软深圳分公司拥有将照片导入学籍管理系统的权限,刘女士估算,深圳大部分中小学会找这家公司拍摄。每年至少两次,一次新生入学,一次老生毕业,通常要跟这家公司提前预约,学校负责组织好学生,南软深圳分公司负责上门拍照,光这部分费用每年近万元。“

权限不向学校开放引质疑

连日来,南都记者走访了多所学校和区教育局,试图捋清深圳市学生学籍管理乱象的缘起。

上世纪90年代以前,深圳各中小学一直使用传统人工方式管理学生学籍档案,存在效率低、保密性差的问题,时间一长,将产生大量的文件和数据,这对于查找、更新和维护都带来了不少的困难。

2002年,南方教育软件基地有限公司(注:是教育部信息中心和相关的投资机构在珠海组建的教育软件研发机构)开发了深圳学生信息管理系统平台,系统涵盖了学生基础信息管理、学生异动管理、毕业生信息管理等多项管理功能,便于综合管理和快速查询。很快,这套系统在南山区试运行一年后,于2003年在全市推广开来。

据知情者称,起初数据采集不需要采集照片,也没有要求必须录入身份证号。直到2005年,才要求学生信息采集包括照片。也就是在同一年,南方教育软件基地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成立。

按照广东省中小学学生学籍管理的相关要求,刚入校的新生和毕业生均需要采集照片,包括这次深圳学生学籍信息系统首次跟全国中小学生学籍信息管理系统对接。采访中,南都记者了解到,虽然这次文件中并未指定拍照公司,但大多数学校都会找南软深圳分公司拍照。一学校老师解释,是这家公司并未向各校开放上传照片权限,没有权限根本无法登录。

掌握100多万学生家庭信息

调查中,南都记者还发现,在学生信息采集完毕后需要导入学籍系统,而学生信息采集涉及到学生身份证号、家庭住址、监护人姓名电话及身份证号,南软深圳分公司作为学籍系统的管理方,他们拥有该系统平台的所有权限。

也即是说,这间公司对深圳100多万学生家庭信息了如指掌。如何防止这么庞大的学生信息不被外泄,对于该公司而言,显然是一大考验。

学生学籍信息涉及学生基本权利的保护,与是否具有享受各种政府补贴的资格、是否具有异地升学考试资格等直接挂钩。所以,一旦学生信息管理出现错误或信息外泄,后果将是非常严重的。

记者调查

南软深圳分公司涉嫌超范围经营?

其经营范围不包括照相

到底南软深圳分公司什么来头?昨日,南都记者进行了深入调查。在百度上,南都记者输入“南方教育软件基地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搜索,并没有找到其官方网站。

该公司在网上挂出的一则招聘启事这样写着:公司专注于教育信息应用开发和服务,把为各级教育部门、学校、老师、学生和家长用户提供超出预期的“一站式教育教学服务”作为战略目标。公司规模小于100人。

在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官网,南都记者输入该企业名搜索显示,该企业地址位于南山区高新科技园北区华翰科技大厦A栋9B.经营项目:计算机教育、教学软件的开发与销售;计算机办公设备的销售;网络技术咨询。换句话说,该公司经营范围并不包括照相、摄影。按照《企业法人登记管理条例》规定,企业法人应该在核准登记注册的经营范围内从事经营活动,不得超范围经营。

更让南都记者诧异的是,昨日,南都记者到华翰科技大厦探访发现,该公司办公地址并非“A栋9B”而是“A栋9A”,而且公司招牌写的不是“南方教育软件基地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而是“开维信息”。大厦保安称,该公司一直叫“开维信息”,却从未听说它还有另外一个名字。

该公司一潘(音)姓工作人员解释:“公司去年才搬到这儿,一直挂名‘开维信息’,做学籍管理这块是用‘南方教育软件基地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的名字,我们还注册了一家公司叫‘开维信息’,做家校通的。”

百余万学生学籍管理服务未公开招标?

深圳政府招标网未查到招标信息

一家公司独揽深圳100多万学生学籍管理权长达8年之久,有家长向南都质疑称,其是否经过公开招标?

昨日,南都记者在深圳政府采购中心网站的采购结果公告查询栏输入“深圳学籍”、“学生信息”、“深圳市教育局”、“南方教育软件基地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等多个关键词,但均未查到相关招标信息。深圳市政府采购中心一名工作人员提醒:“如果是单一来源也查询不到,就是说只有一家单位来投标。”

学生信息为何会被张冠李戴?是否进行过公开招投标?如何看待家长和学校质疑公司垄断经营?

7月9日,南都记者就上述诸多问题联系了该公司行政部李经理,起初她让南都记者发一份采访函过去,答应帮助协调采访。但是采访函发过去没多久,她却回复称“市教育局不允许我们单独接受采访,将由他们统一给你们解释”。

针对上述问题,9日,南都记者向深圳市教育局发去了采访函,但截至昨晚记者发稿前,未等来市教育局的回复。

市教育局的一位知情人士表示,深圳是较早开发电子学籍系统的城市。据他所知,几年来都是该公司在负责电子学籍系统的建设与维护。除了这些,他们还负责将学生的综合素质评价等内容导入到系统中。他们在学籍系统建设中发挥了很重要的作用,但问题肯定会存在。问及具体情况,对方则表示要等相关科室来回答。

你能说这跟垄断经营没有关系?只有引入竞争,才能提高学籍服务管理水平。

——福田某中学教务处一老师


来源:腾讯网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社区首页| 家园首页| 群组首页|Archiver|中国教育品牌网 ( 工信部ICP备13062612号|人工智能  
主办:中国教育品牌研究所 24H热线:18611818881
北京:北京市朝阳区常惠路6号北辰福第V中心B座11层
华东:上海市普陀区中山北路3000号长城大厦3708号
华南:广东省河源市中山大道旺源路67号北大附校内
国际教育中心:香港九龙观塘成业街7号宁晋中心
常年法律顾问:黄春

GMT+8, 2020-10-25 13:53 , Processed in 0.089393 second(s), 3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Templates 艺林文化 © 2001-2011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